新闻中心

成功案例

互联网医疗解决了这些痛点!他们的价值应该被重新认识

发布时间:2024-02-06 00:14:15
浏览:110

  互联网医疗抗疫,最早可以追溯到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之初,微医在武汉封城后的两个小时就上线了“新冠肺炎实时救助平台”。

  “当时人们对新冠病毒还很陌生,所以全国笼罩在恐慌的氛围里。微医在线义诊给用户更好的提供健康咨询和指导,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很多老百姓当时的恐慌和焦虑,也为线下医疗机构做了分流,最大限度避免了交叉感染。”微医高级副总裁程怡回忆道。

  各地组织并且开展远程会诊、网上义务咨询、居家医学观察指导、心理疏导、慢病复诊以及药品配送等服务,对符合标准要求的互联网诊疗纳入到了医保基金的支付范围,拓展了线上服务空间,缓解了线下诊疗的压力。

  过去三年,线上诊疗显示出无可替代的优势,互联网医疗用户数和诊疗咨询量、处方量均出现爆发式增长。

  实践证明,互联网医疗能够提升医疗卫生现代化管理上的水准,优化资源配置,创新服务模式,提升服务效率,降低服务成本,更好满足人民群众日渐增长的医疗卫生健康需求。

  2023年1月12日,在《华夏时报》主办的第二届华夏大健康™产业高峰论坛上,来自微医、网医联盟、药兜网的嘉宾们,通过一场题为“后疫情时代,互联网+医疗模式的发展机遇”的圆桌对话,分享了他们的经验与心得。

  时间回到2020年3月20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规划司司长毛群安肯定了互联网医疗在防疫中发挥的重要作用。

  他披露了一组数据:国家卫生健康委的委属管医院互联网诊疗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7倍;一些第三方的互联网服务平台,它们的诊疗咨询量也比同期增长了20多倍,处方量增长了近10倍。

  疫情最严重的时候,90%以上具有正常就诊需求的患者,都不敢来实体医院看病了。面对如此严峻的就医形势,网医联盟新增医生,为患者提供线上服务。

  网医联盟董事长刘克元对此记忆犹新:“疫情爆发后,我们的医疗服务迅速地在两条战线上展开,一条是针对新冠相关疾病的治疗,包括核酸检验测试和新冠药物的研发,另外一方面还要保证人们日常的就医需求。”

  疫情倒逼之下,互联网医院也在加速落地。国家卫健委公布的多个方面数据显示,中国互联网医院的数量在2015年至2020年五年间增长近1000家,2021年进入稳定上升期,截至2021年6月,全国互联网医院数量已达1600余家。

  “我们做了一个名叫SaaS的移动互联网诊疗系统,部署在云端,医疗机构无论大小均可入驻,入驻后自动生成线上互联网医院。”刘克元称。

  据介绍,目前全国11个省份近百家医疗机构利用网医联盟提供的互联网诊疗系统对接省级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申请了互联网医院执业许可,累计完成门诊量约20万例。

  线下医疗机构人满为患是长久以来亟待解决的民生问题,加之受到疫情影响,线上看病更显示出无可替代的优势。

  在此背景下,国务院办公厅2021年印发《关于建立完整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门诊共济保障机制的指导意见》,强调要探索将合乎条件的“互联网+”医疗服务纳入保障范围。

  现实的需要加上政策的激励,我国互联网医疗再次迎来发展的契机。据统计,2021年各板块互联网医疗平台用户数量均有所增长,总用户量增长约1500万,其中挂号问诊平台用户量增长最多,约570万人,医药电子商务平台用户增长率最高,达38.5%。我国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在2021年突破2600亿元,发展势头迅猛。

  作为国内领先的B2C智慧医药新零售平台,药兜网通过跨境电子商务的方式将国际的知名药厂的知名产品引入国内,满足了消费者的需求。

  药兜国际总经理吴啸表示,不管从国际引入国内需要的药品,还是优化国内的供应链,丰富更多的产品结构,满足患者的用药需求,我们都会用互联网和数字化营销的手段去满足更多人健康用药的需求,这是药兜网一直在做的事情。

  随之,药兜网逐步构建起了TO小B以及TO C的核心能力。吴啸介绍说,“我们第一步是从供应链的顶端着手,利用药兜网平台的优势,通过全国7个商业子公司进行配送,来触达更多的渠道商(小B)端,解决医药供应链冗长的痛点。”

  与此同时,药兜网还在不断地优化自身的核心能力,尝试通过“互联网医院+支付端”去做更好的医药服务。

  “我们是通过供应链的方式去优化整个医药生态和医药产业,链接多端的资源,从医疗、医保到医药。”吴啸说,“我们的核心优势还在于供应端,这是我们企业在疫情当下‘+互联网’做出的改变。”

  药兜网目前已拥有B TO B和B TO C的医药电商,TO C的新零售平台,还拥有跨境电子商务的药品销售资格和互联网医院牌照。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有100多万家医疗机构,其中99.7%都是中小医疗机构,三级医院只有3000多家占0.3%。

  “假如没有头部医院(三级医院)的参与,互联网医疗没有吸引力;但是,如果没有中小医疗机构参与,互联网医疗一定没有生命力。”刘克元称。

  刘克元创办的网医联盟平台,被业界称作“医疗淘宝”,它既解决了头部医院自建互联网医院带来的重复建设、重复投资和线上信息孤岛的弊端,更为占医疗机构总数99.7%的中小医疗机构开展互联网诊疗带来了福音。

  网医联盟构建互联网诊疗的全程服务,与医院HIS(医院信息系统)打通,从而将医院、医生、检验检查等资源进行配置,共建互联网医疗服务生态。

  “我们为公立医院、民营医疗机构等提供的移动互联网诊疗系统和互联网医院整体解决方案,在手机端重构了医疗全流程,医疗资源重新进行了配置,对于患者来讲是一种全新的智能体验。”刘克元说。

  如何将底层的数字化能力与机制创新相结合,打通医保支付、形成“医药保 ”闭环,并在体制机制上实现三者的联动,一直是网络医疗亟待解决的问题。

  在这方面,微医探索出了“天津模式”。从2020年开始,天津微医互联网医院牵头,协同全市266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共同组建了紧密型医联体——天津市基层数字健共体,通过在基层医疗机构落地统一的云管理、云服务、云药房、云检查“四朵云”平台,全方面提升基层的医药保能力。

  实践中,天津市基层数字健共体为基层医疗机构打造数字化专病门诊,实现了医疗服务标准化;依托平台开展药品联合采购,云药房处方流转,保障基层药品供应并降低采购成本,实现了医药流通集约化;通过医疗医药医保联合审方,加强医保基金风控监管,实现了医保管控智能化。

  “以数字化平台为支撑的健共体模式,经实践证明可有效整合区域优势医疗资源,实现医疗服务体系的提质增效;老百姓用脚投票,基层医疗机构门诊量最高时提升了280%。”程怡说。

  截至2022年11月,天津全市2000多家社区卫生服务站、村卫生室完成了云服务平台的升级改造和应用培训。

  自2023年1月8日起,我国新冠疫情防控政策迎来重大调整,新冠病毒感染由“乙类甲管”调整为“乙类乙管”,这在某种程度上预示着疫情防控的全面放开。

  程怡认为,防控放开之后医疗体系所经受的考验,很大程度上也是医疗体系常态化运行中的挑战,比如医疗秩序和资源分配的问题,和重点人群精细化健康管理的问题。

  “在落地‘四朵云’赋能基层医疗机构的基础上,健共体还联动二级以上医院和基层医疗机构共建线下标准化慢病管理中心,探索实践了以糖尿病、高血压、冠心病和脑卒中病人为重点服务对象,以家医责任制为基础,以健康为目标的新型慢病管理模式。”程怡说。

  程怡介绍说,依托统一的云平台,健共体打通了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公卫、HIS、用药、医保等数据,做到了“健康数据赋能家庭医生,全面掌握入组患者情况,并在此基础上实现以筛促防、医健结合”。

  在此过程中,基层医疗机构的家庭医生对网格内合并基础疾病的老年人等高风险重点人群的情况有了全面掌握,并在疫情防控的新阶段针对性地提供健康监测与分级分类健康管理。

  “这样在面对重大公共卫生事件时,基层就能临危不乱、有的放矢;而在平时,也能更高效的做好高风险人群的健康管理工作。”程怡说。

  截至2022年12月,天津市基层数字健共体已与133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5家二级医院共同建设慢病管理中心,建档管理患者数 168.74万余人,包括糖尿病患者63万人;其中,已签约入组并纳入糖尿病门特健康主管责任制管理服务的糖尿病患者达10万余人。

  实践结果为,在2021年9月至2022年5月“先行先试”期间,天津市基层数字健共体已落地按人头付费的基层医疗机构,签约入组管理的糖尿病患者并发症筛查率提升29.46%、血糖达标率提升23.1%;同时,基层医疗机构糖人头医保结余金额逐月提升,共建医院糖人头医保总平均结余率达27.75%。

  网医联盟也做着赋能医疗机构的事情。这家被称为“医疗淘宝”的平台,为医疗机构提供统一运营管理系统;在医生端,为医生提供互联网医院网上问诊、患者管理、诊后随访等便捷功能;患者端,为患者用户更好的提供线上挂号、轻问诊、线上门诊、线上会诊、检查检验、用药咨询、在线购药等服务功能。

  去年四季度,随着防疫政策“新十条”的出台,全国各地人员流动增加,新冠阳性病例数量快速上升,叠加秋冬季节感冒患者的增加,多地医院发热门诊外排起“长龙”,部分地区市民发热门诊候诊时间甚至超6小时,药品出现供应紧张的情况。

  药兜国际作为北京地区唯一同时拥有跨境电子商务销售医药试点以及仓储物流服务第三方企业双资质的公司,从2022年12月8日起,正式开展首都地区药品专项保供活动。

  在保供期间,药兜网全体员工灵活调用500余人,马不停蹄对接跟进订单打包出库工作,在接到订单后,第一时间启动拣选、复核、打包、分发,确保药品在48小时内发货。吴啸表示,3天时间内,药兜国际完成了这批药品的基础保障工作,触达了50余万个家庭,解决了一部分用户的紧急用药需求。

  微医则上线了全国首个中西医线上发热门诊,对全国出现新冠病毒感染相关症状、按照《新冠病毒感染者居家治疗指南》居家的患者,在线开具治疗新冠相关症状的处方,并提供药品配送到家服务。

  “新冠门诊的上线,帮助缓解了当时各地出现的线下医疗机构发热门诊拥挤状况,让更多患者在线获取更加快捷、安全的医疗服务;并虽疫情发展变化,逐渐丰富和迭代产品矩阵,形成从新冠预防、诊断、治疗、管理到康复全流程的专病解决方案。”程怡说。

  细心的吴啸透过药兜网的数据发现,其实很多的健康监测设备能与互联网医疗相结合,目前百分之八九十的家庭都有家庭家用的医疗器械和穿戴设备,尤其疫情过去之后,可能更多的家庭开始接受通过一些家用的或者是小型的医疗器械去监测和管理自己的健康情况。

  “下一步互联网医疗需要做的更多的事情,就是与这些家用的医疗器械设备做好联动。”他说。

  吴啸切身体会到,经过此轮疫情,互联网医疗被慢慢的变多的患者认可,有60%多的人会选择在线全病程地管理自己的疾病。但他也注意到,慢病被管理的数据大概只有10%,所以这部分市场的增长空间还比较大。

  在刘克元看来,平台化一定是网络医疗发展的方向。网医联盟具有移动互联网属性,可以无限延展的,和所有的网络站点平台是相互连通的。

  所以,刘克元认为,国际化是网络医疗的另一个发展大方向。据他介绍,网医联盟已经建成了第一个国际版——韩国网医。这个上线平台是韩国的医院和韩国的医生,为在华的韩国人提供服务。

  韩国网医上线后,刘克元发现泰国人、越南人、韩国人、美国人、韩国人等其他几个国家的人也都能够最终靠这个系统来提供服务。

  “下一步,我们正在策划要让韩国本土的人也通过这一个平台,相当于网医联盟的韩语版。”刘克元说,“我们还会有日本网医、东盟网医,网医联盟还会有中亚网页、英语版的网页。”

  “未来的发展的新趋势是,互联网医疗的用户群体仍将逐步扩大,数字医疗解决方案还会变得更丰富,在此基础上,每个人群的数字健康画像也会逐步构建起来。”程怡说。

  目前的医疗数据并非以人为中心,而是以医疗机构为中心,大量的数据散落在各个医疗机构;不过,程怡相信,数字医疗服务的持续深入必将推动形成个人的连续的动态的健康画像,这对于患病人群的精准治疗和和健康人群的风险防控,都很有重大的意义。

  “最后还是要落在微医的愿景上来,我们大家都希望打造的中国式的健康管护组织(HMO)和健康责任制。”程怡进一步说,“HMO的典型代表——美国联合健康集团的运营模式可以让我们借鉴。”

  联合健康是一家市值超过4000亿美金的健康管理保险集团。它的商业模式可以简单概括为支付和履约两条主线,一方面通过高效的医疗健康服务履约体系为支付创造价值空间,另一方面通过支付的杠杆来倒逼医疗健康服务履约体系提质增效。

  程怡认为,尽管有别于美国以商保为主的医疗支付方式,中国式健康管护组织的核心依然是履约和支付这两条主线共同作用。

  从履约的角度来说,微医持续打造数字化的专科专病的解决方案,提升基层医疗的服务能力,其实都是为了更好的提高医疗体系“履约交付”的能力,让用户能得到更精准对症的治疗、更合理经济的药物,并享受更好的医疗秩序和体验。而从支付的角度来说,微医正在致力于利用数字化帮助医保提效,推动医保支付方式由“按项付费”转变为“按效付费”,既有效地防止过度医疗和避免医疗资源浪费,也让医保支付更科学、更智能、更精细。

  “医疗服务体系要从以治病为中心过渡到以健康为中心,医保支付方式的改革是中间必不可少的一环。”程怡说。

  此外,尽管目前国内的商保潜力仍待发掘,但作为医保和商保结合的一种尝试,各地的惠民保已经风风火火地推行了多年。在此过程中,数字医疗能有效地帮助商保开发定制化、超高的性价比的健康保险产品,并配套提供健康管理服务,提升用户健康水平。尤其在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数字健康画像后,商保的事前的精算能力、事中的管理能力和事后的风险结算能力都将会促进地提升,届时商保的潜力也会得到充分的释放。

上一篇:疫情带来新希望互联网医疗蓬勃发展 下一篇:公立医院做互联网医疗的优势
  • 联系我们
  • 地址:山东省济南高新区新泺大街奥盛大厦1号楼12F
  • 北京市丰台区广安路9号国投财富广场4号楼1601室
版权所有:火狐体育官方网站app ICP备123 Copyright © 2014 Msunsoft.com All Right Reserved